塔塔塔塔罗

lpl牛逼。
主皇族和滔博,副板蓝根小凤凰侠勇等等
以及凹全赛三厨。

@阿蔓是这位的图 究极杂食的我涂了一下wwwwwwwwwwww

👴在万象物语里求爷爷告奶奶,又氪又肝,终于把小狸猫配音的角色搞到手了!!!

卑微crew只为听利达说一句完整的话而不是剧情里仅有的哼哼声1551



顺便人物身高瞩目(被打)

我tm这是沙雕到哪种程度了居然能在正文里写出这样的话……

竹岛与卧底③(球猫

别家太太写的黑道那叫一个真实,反观我这个,越看越没个黑道样......发展太慢了找不到重点,随缘8,淦QAQ。






各位观众姥爷们人尽皆知的是,吴尧是黑帮竹岛的四副手,张明是潜在竹岛里的卧底,南东现是张明的联络人。

那么问题来了,人尽皆不知,熊晖东是什么人?

熊晖东窝在奶茶店的角落里,藏在衣服里的耳机和监听器实时监听着一墙之隔的对话。一墙之隔,隔壁是竹岛的一家大型服装店,吴尧和张明正在服装店的密室里和毒贩子谈生意。奶茶店是竹岛三副手Star几乎在竹岛家喻户晓的私人爱好产业,装修的时候特地搞了一些辅助监听的高端设备藏在墙里,专门监听被层层加密的隔壁的生意。

Star本身就是负责黄。赌。毒三大禁中毒这一项的,监听自己管理项目相关的交易这种操作在竹岛这个神奇的帮派向来都是很合理的,层层加密防的也是别的地方的监听。但熊晖东钻了Star带着亲信处理突发事件的漏子,偷偷蹭了这些设备一把,一边听一边感慨Star搞的设备属实给力。

显而易见,无关人员或竹岛外人员监听交易可就不是合理操作了。

然而事发突然,Star没能在奶茶店留下一名手下,于是明显属于计划外人员的熊晖东不仅监听了交易,还万分嚣张地顺手录了音。设备给劲儿,音质甚至都不错。

这波交易谈了大概两个小时左右,是一次较为冗长的语言拉锯战。熊晖东监听一会儿就去前台续个奶茶假装打个电话聊聊天上个厕所什么的,愣是没叫真正打工的奶茶店店员们察觉出什么异常。隔壁散伙的时候熊晖东很明显地听出了吴尧语气里的稍有不满,但他心如明镜,这猫搁心里爽着呢。平时猫猫也是正常地在为竹岛做事,然而只要竹岛有点儿啥损失,他吴尧不幸灾乐祸那是不可能的。熊晖东可以毫不费力地在脑子里想象吴尧私底下能笑成什么样子。

结束监听,熊晖东把耳机从监听器上扯下来插回手机上,嘬着奶茶听着音乐,外表看去与之前完全无异,活脱一个消磨时间的潮男。

晚上九点半,这是行人逐渐减少的时间。熊晖东察觉音乐声中夹杂了外界杂乱的脚步声,越来越大,越来越嘈杂,然后停下了。熊晖东抬眼望去,看起来很年轻的Star带着亲信们处理事情回来了,她的手下们心情似乎不算差的样子,有两个甚至吹着口哨。

Star不像她的手下那般放松,目光仔细扫视着奶茶店里的每一个角落,然后落在了唯一的顾客熊晖东身上。是熊晖东失策,以为Star不会再回来了便挑了个适合监听的位置,这店主妹子回来一看那还不是一看一个准。然鹅熊晖东假装自己是个无辜的路人,一脸不明所以还带点怂地对上Star的视线,嘴里还嚼着奶茶里的珍珠。Star歪了歪头,平静地问到:“还有不到半小时就要关门了,不回家吗?”干净的外表加上清澈悦耳的嗓音,若没了身边那些壮汉猛女,任谁也想不到这样的小姑娘竟然是个颇有地位的毒贩子。

然而熊晖东对她的底细一清二楚,自然知道普通的问句后隐含的威胁。他倒也不虚演技,也学着Star歪了歪头,摘下耳机表示没听清再说一遍。

Star重复了一遍。这回熊晖东看起来是听清了,恍然大悟地回答:“啊,我等人呢。”

等人?Star挑了挑左眉毛,明显是不信的。不过还未等她再问出一句,店里便冲进来一个穿校服戴眼镜的中学生,嚷嚷着“哥我也想喝奶茶”一屁股坐在熊晖东对面。接着察觉到了气氛的不对劲,这边看看熊晖东,那边看看Star和她的手下,背上的书包都还没放下来,静音了。

熊晖东肉眼可见Star平淡的表情似乎裂开了一道缝。他心里偷乐着,嘴上招呼Star说他等的人到了他们这就回家,扯了扯面前的人就快步离开了奶茶店。那中学生路过Star的时候还在回头看店里张贴的新品广告,下一秒就回头追上熊晖东大声吐槽今天的学业有多么多么难顶。Star就这么站在店门口静静地看着哥儿俩走远,又静静地目送其他穿着同一身校服的学生路过,转身看向奶茶店的点单小哥。

点单小哥哪敢怠慢店长,赶忙回应:“您今年第一次这个点儿来可能不知道,附近那所新建的高中完工了,平时差不多都是这个点放学,有些学生会来咱家光顾生意。刚那个学生我们都有印象,来的还算频繁,是个熟客,他哥也是偶尔来接他一下,以前聊过,是个平面模特。今天没啥事,就在店里多坐了几个小时。”他不能肯定自家店长到底是什么人,但好歹在这儿打了几年零工,这些基础信息他猜测她应该还是愿意知道的。

啧啧,读书也挺不容易的。Star感慨了一下点了点头,对这份答案还算满意,又瞅了瞅旁边正好踏进店里想喝个奶茶放松一下的学生,再思索一下,留下一句“准点下班”便带着手下离开了。

Cat给她谈的生意她在来的路上就了解过了,还在接受范围内,算是可以的了,没什么异议。

但Cat万万想不到她其实曾经见过这个平面模特,而且至今记得他自称的名字。一年前在关岸黑市,她装成沙特妇女的样子亲手卖给他一副款式略特殊的监听耳机,那是她近两三年来唯一一次亲自卖东西给道上的人。

而且......所有人都没想过,关于Cat的底细,她一个毫无关联的局外人所了解的竟比身为帮派老大的Oria还要多。举个例子,曾经良民一个的他当年是怎么进入Cyan的视野的。但凡脑洞大开联想一下——她可是聪明得很呐。

浑身秘密的Star蹦蹦跳跳地走在路上,用口哨和手下们一起吹着和声,心里打定了主意,找时间一定要和可爱的猫皇谈谈。






熊晖东小资料:吴尧的Guy in the chair,表面职业是个平面模特,道上身份是自称Moyu的散修(bu)中间人。目前唯一可透露的信息是他弟弟和他完全没有血缘关系。






吴尧窝在沙发上,带着副耳机反反复复检查着熊晖东发来的录音,以确保自己没有捅什么篓子出去。张明经历了(痛苦地站了)一整场枯燥无味的交易现场,正闲的没事干,也凑过来抢了吴尧一只耳机跟他一起听。

“年轻人,还想要头发的话就赶紧去睡觉,咱这儿不需要考虑各种夜生活,养生点儿挺好的。”吴尧轻轻拍了拍张明的额头,被张明也拍了拍额头反击到:“年轻人,还想要头发的话就明天早上起来再说,反正你那个同伴可信,交易对话我全程旁听也没什么问题。”

“那不一样。”吴尧又拍了拍张明的额头。

“一样的一样的,你也没比我大多少好吧?”张明又拍了回去。

两人稍稍打闹了一番,倒是谁都没去睡觉,还是挤在一起听着录音。

听着听着,张明突然感慨:“诶,你这还真的是不容易啊。”

“嗯?”猫猫抬头。

“你只是一个帮派商人(“这是什么NPC叫法啊?”吴尧吐槽),你有且只有一项功能就是谈生意,除了我以外你的一切都是虚的,”张明往外吐字儿,“你只要对交易动的手脚稍微大点儿他们就都能知道你有问题,然后你人估计就没了。所以你想动Oria和Cyan是真的蜀道难啊。”

“嚯,我早说过很难的,”吴尧呵呵一笑,“现在下车还来得及哦萌球球,趁我还没自杀式袭击他俩。”

张明撇撇嘴战术后仰,后背紧贴沙发:“你可不会,想极限一换二的话你早就冲脸开团去了。我猜你在下棋。”

吴尧嗤的笑出声,道:“是,你猜的没错,我是在下棋,我在下一盘能让我亲自操作给他们带来真实伤害的大棋。”

(话先搁这儿,我没有黑,真的没有)

张明扭头观察了一下吴尧的神情,发现他似乎是认真的,于是耸肩到:“彳亍口巴,猫皇给讲解一下下棋步骤吗?比如?”

“比如……”吴尧摩挲了一下手臂,一脸不怀好意像个小恶魔一般,“我想先炸一波Rivan的赌场。”

东区另一端的Ri•与世无争的赌狗•van突然打了个喷嚏,手中那杯红茶撒了一裤子。

张明实名质疑……哦对不起,他没法实名……实力质疑吴尧这波决策:“就靠你那小的不成样子的地下室里的武器和装备?”

吴尧并没有回答。

张明再度质疑:“那群亲妈biss的赌狗疯起来可不是人,你这顶得住?”

吴尧并没有回答。

张明继续质疑:“你只要留下一点点线索他们就敢石锤你了,你有把握吗?”

吴尧并没有回答。

张明持续质疑:“竹岛团结得像个军队你又不是不知道,你炸Rivan带不给Oria多大的伤害,Oria手里的武器数量和质量不会跟你开玩笑的。”

吴尧并没有回答,而是眯着眼睛转过头来看着张明的眼睛狡黠一笑:“现在,给我睡觉去,明天我再跟你说。既然你是我竹岛里唯一的小伙伴,那你就应该信我。乖,萌球球,晚安好梦。”






Star小资料:28岁的竹岛三副手关雁邢,专门负责贩毒和制毒,有着意外的情报手段。少见没有毒瘾的吸///毒者(这种人真的有 别问我怎么知道的),但身体愈发承受不住,活不了多久了。


———————————————————


emmmm......熊晖东他弟大家应该都猜得到是谁8。

剧情属实无进展(逃

猫老板以前也不是普通良民就对了(。

竹岛与卧底②(球猫

辣鸡选手又来辣!emmmm……剧情真的很废大家凑合看😭




张明拎着手里的奶茶,背着伪装成提琴包的枪包不慌不忙地迈进了东区第四医院。他以Q的身份加入竹岛副手Cat的势力已经两周多了,收集到了一些信息需要汇报,也是时候和自己的联络人南东现聊一聊了。

南东现和他的搭档李东昱在隶属东部警区TES特殊行动分队以外的身份是第四医院的儿科医生(东区人民都知道看儿科不能去第四医院),竹岛对非高层——高层就那五个——监管并不严的情况下张明想找他们可以说是肥肠方便了。

他跟南东现说了不少,除了正经的也有闲聊。说到了Oria独自掌管竹岛所有武器方面的任何事宜,说到了Cyan有亲姐撑腰自由快乐地搞着他最喜欢的黄色,说到了Rivan上周亲自赌了几次大的差点把一个著名大场子整破产,说到了Star用自己出产的毒又毁了俩穷苦人家。当然,他也说到了画风和前面那四个格格不入的Cat谈成了一笔小的毒///品生意和两笔他最讨厌的人口交易,以及被Oria当成真眼插在Cat身边的自己。

南东现听着,末了发表提问:“前面那几个人物形象很清晰先不多说,这个Cat你有多了解他的背景?”

张明趴在桌子上把脸埋进臂弯:“有猜测,没有实锤。其他四个我都知道,唯独Cat我……我……我从Cyan一个老手下那里听墙角听来的,Cyan五年前囚禁了一个……嗯……长得一般声音好像也一般的男生,他是这么说的反正我是不了解他的审美。然后,那个男生被折磨了一年差点疯了,他们一时疏于看管就被他钻了漏跑掉了,找了半年多没抓到,就放弃了。”

“好惨一男的……然后呢?”南东现一边听一边给李东昱开了个门。李东昱抱着两份盒饭进来,看他们一副谈正事的亚子就秉着任务保密的原则自觉地拿了自己那份出去孤独恰饭了。

“然后……”张明趴起来嘬了一口奶茶,“Cat是三年前出现在竹岛的,耗时两年当上了副手。(“草,我该让你帮忙带个奶茶的!”南东现语。)下次早说好吧,继续。按说他都在竹岛待了三年了,Oria他们该查的早在他刚来的时候就该查清楚了,没道理现在让他当了一年副手还明目张胆把我当个眼插在他身边……专门负责谈生意的副手听起来也挺扯的,感觉就没啥大用,实际上也确实没啥别的用处。”

南东现悠哉游哉恰起了盒饭:“你怀疑Cat就是当年Cyan手下跑出来那个人。”

张明不可置否:“Cat对Cyan有单方面血海深仇是帮派里公认的事实,提到Cyan他情绪都有丶控制不住,不知道前情提要的以为是Cyan卖了他对象什么的,知道那些前提之后想不把他们联系在一起都难啊!而且,Cat确实很符合Cyan那个手下描述的特征呀。”

南东现嚼着饭细细思索了一下,寻思到:“但再怎么说也是副手,离其他高层这么近,危险距离啊。Cyan不是Oria亲弟弟吗?都这情况了,Oria还不赶紧……?”

张明撇撇嘴,指了指“背景清白”的自己。

南东现突然当场表演了一个笑容骤然爽朗. jpg,道:“可惜Oria不知道你是卧底,哦豁!说实话兄弟我觉得那个Cat来竹岛就是为了复仇的,有没有想法?能不能?”

“联合Cat做掉Cyan或者再加一个Oria?”张明一脸苦大仇深,“那我还得冒着提到Cyan可能会当场去世的风险去找他本人试探确认一下这些事实喽。”

“是的,”南东现点点头,一脸正经,“加油兄弟,别把自己暴露了就行。”

张明长唉一声,起身打算回城。南东现抬手想做个拜拜的手势,却见张明又笑到:“说起来,Cat说我的代号Q读起来像球,还说我长的可爱,就管我叫萌球球。”

南东现愣了一下,也笑了:“我tm后悔给你易容成这样了,你原来还是比现在要好看,球皇。”




张明小资料:TES特殊行动分队队员Qiuqiu,人称球皇,从狙击手转情报人员成为卧底加入竹岛,四副手Cat手下的狙击手Q,是Oria安插在Cat身边的真眼,联络人是TES后勤人员南东现。




张明怂怂地一步一步蹭回了家,开门便瞅见橘猫懒洋洋地趴在客厅的沙发上刷手机,余光看清是张明,挥挥手就权当打招呼了。两周多下来张明早已熟悉了吴尧能动一下绝不动两下的行为习惯,可今日却是紧张的不得了,连兜里的折叠刀都提前掰开了,明明武力值高于吴尧却生怕待会儿一个不小心就被他做掉了。

或许是张明状态不对得太过于明显,感官敏锐的吴尧动了动眼珠子将视线从手机转移到他身上,张嘴就问:“你紧张啥呢?”

咕。张明咽了咽口水,身体不由自主往旁边书架后挪,边挪边超小声回答:“我……我从Cyan的手下那里偷听的,Cyan他五年前囚禁过一……”

啪。吴尧将手机倒扣在茶几上,正式转过头面无表情地盯着还在往书架后面钻的张明。

也许揭人老底就是这么没底气,张明感觉向来胆不算小的自己怂出了一个新高度。

他没继续说下去,吴尧毫不掩饰的反应足矣证实他就是当事人了。而且被他这么盯着看,心里毛毛的也说不下去了。

当事人倒是没什么后续动作,就只是一直盯着张明的双眼。在张明终于顶不住,把全身都缩在书架后面时,他终于从沙发上爬起来,盘腿坐着招呼张明:“来,Q,咱聊聊。”

没叫萌球球,张明很方。但再怎么方,为了不节外生枝,也还是要乖乖坐过去的。

见张明挑了一张小凳子在他身边坐下了,吴尧满意地点点头,问:“你怕我情绪激动打你?”

张明诚实地点头。

“没事,虽说你是Oria的人,但名义上是我手下,我还不会把你这个老实人怎么样,”吴尧咧了咧嘴,“来,说说,你都知道些啥?”

张明老实巴交地交代自己所知的信息和猜想,除了会暴露自己的东西。

吴尧静静地听完张明发言,看表情看不出什么变化,倒是将手架在自己腿上撑着脸提了个看似突兀的话题:“你都跟橙皇汇报过关于我的啥?”

张明愣了一下,脑子里认真回想了一下,有丶心虚又有丶哭笑不得地回答:“第一天,我问你我该干什么,你说让我去训练场。”

“然后呢?”吴尧眨巴眨巴眼睛。

“然后……”张明相当不好意思地说到,“就这个,没了。”

……

吴尧反应了三秒,目瞪口呆。

“萌球球啊萌球球,”他竟有些恨铁不成钢,“知道你人老实,可你这也太实诚了吧?你还记得你是个真眼吗!”

张明摸了摸鼻子,小声bb:“我知道啊。我和她本来也才认识不到两个月,我甚至都不算她手下,她还说我傻,我不知道为啥我也不敢问。嗯……她觉得你不好打交道才想让我来恶心你的,她啥都不怕就怕你通敌……呃,我没觉得你哪儿不好打交道了啊?”

吴尧定定地看着张明:“……然后?你这是想干嘛?”

张明被他又问又看闹得脸红,索性眼一闭心一横,道:“既然不熟我干嘛要跟她联系?我和你都比她熟!而且,我觉得你人比她好,我更喜欢和你待着。”

吴尧实打实失语了一会儿,心道自己属实不知道才两周时间这憨批兄弟从哪儿看出来的自己人比Oria好,又是怎么认定一个人好不好的。估计Oria本人都没想到他其实是这般性情吧。

“你是觉得我比她好相处?你这……公然投敌啊,你也不怕我告诉她?”他问到。

“不怕,”张明依旧闭着眼睛,“你恨Cyan,她是Cyan亲姐姐,她护着Cyan,你也恨她。”

然后便没了声音。

张明等了一会儿没等到吴尧的下一句话,睁眼一看,吴尧还在注视着他,似笑非笑。也许是下午的阳光有些太亮了,张明突然觉得吴尧也没有那么可怕,于是也光明正大地和他对视。两人认真地看着对方,搞的一时间这气氛撒腿就往一条奇怪的路上跑。

结果倒是吴尧这个主动者先行放弃。“我恨Cyan,我恨Oria,是没错,”他抬头看天花板,轻飘飘叙述着,“我想杀他们,他们也心知肚明我的想法,而他们同意我做副手,更是知道整个竹岛众志成城我一个人做不到,就单纯就是来恶心我的。然后也确实如你所说,他们对我唯一的顾虑就是通敌,所以派了你。所以我更难了,我真的太难了。”

“我帮你。”张明毫不犹豫。

“你反水也是反的挺彻底的,”吴尧笑到,“这可是竹岛老大姐弟,你明面儿上也是他们手下,你怎么帮?”

“不知道,”张明想都没想真情实感,“但如果换做是我,我也和你一样会起杀心的。多一个人总归能多做一点准备。”何况你Cat不杀,我们TES到时候出任务也是可以杀的嘛。

吴尧认同人多力量大这个观点,道:“多一个人确实多一个力量,容错率更大了些……你就这么信我,信我是真的想杀他俩?要知道,其实我也算是一个针对你的针眼。”他试图吓唬一下张明。

“你信我真的反水到你这里吗?”张明反问,然后吴尧就笑出声了。

“彳亍,这波我信了。那我先试试水,后天毒///品那边那个大生意我打算谈亏点儿,你可别告密啊,萌球球。”吴尧左手抓起手机颠了颠,右手伸过去揉了揉张明的脑袋上的头发。昨天晚上刚洗过的头发,摸起来还不错。

张明感受着吴尧的触碰,心里不禁为吴尧的未来而感到惋惜。吴尧是整个帮派里最不一样的人,他像是一个误入竹岛的玩梗很骚的普通学生,似乎因复仇而上头是所有知情人士唯一能够想到的身陷此地的理由。但无论是出于什么原因,按他竹岛副手的身份,只要最终TES的行动能够成功,那么他便会被牢狱束缚住终生的自由。

张明可没跟吴尧开玩笑,他实打实地对这只不嘴人不舒服的猫有好感。或许行动成功的话,以后没事儿的时候可以去探探监?

————————————————————

淦我剧情好tm废啊1551西八
把猫猫写成这样 给猫老板磕头了 砰砰砰!

竹岛与卧底①(球猫

emmmm辣鸡写手来了。交代一下名词【竹岛】:一个不小的黑帮。

cp的话是球猫没错,但因为我太废了可能写不出cp感……请见谅!然后第一章没啥东西。以后可能会有微量其他cp吧……



“猫皇?” Cyan一副很一言难尽的表情,一点点往吴尧身边蹭去。

“干嘛?”吴尧皱着眉头看着这位竹岛大副手,悄咪咪往后挪了一下,手上擦拭枪管的动作未停,明示Cyan莫挨老子。

“不干嘛,” Cyan动作顿了一下,继续到,“就是……今天看见一新人,不丑。瘦瘦小小的,戴个眼镜儿……太黑了点,不然和你还有点像的。”

新人?吴尧快速过脑,有点像我?🌶是💉💦🐮🍺。

他把刚擦好的枪管随手一扔,金属撞击土地的不算大的声音中他嗤之以鼻:“黑色果然是种保护色啊,那兄弟真挺非的,没被你逮着。”

你擦完就扔啊!那你擦它干啥?

Cyan当然听得出他是在嘲讽,耸耸肩也不再骚扰他,丢下一句“老大觉得他挺配你的”便干脆利落地转身离开了吴尧的武器地窖。

吴尧表情狰狞地抬手摆出一个拿手枪的姿势瞄准了Cyan的后心,直到脚步声完全消失后才松懈下来。

厌恶归厌恶,该掌握的信息还是要掌握的。尽管这只橘猫百般不愿意挪窝,他也还是得去那个老大那里围观一下新人究竟是何方神圣竟然劳烦高层亲自安排——况且是被安排到他吴尧这个没权没势连手下小弟都没几个的副手身边——然后带回来收入麾下。



吴尧小资料:竹岛第四副手,代号cat,通常负责谈生意也只能负责谈生意,竹岛势力最虚的副手。脾气挺好玩儿梗挺骚,但和Cyan似乎有很大的私仇。



原本以为亲爸院儿里种满枇杷树的Cyan只是为了调戏他才那么说的,来到酒吧包间的吴尧第一眼见着却发现果然如Cyan所言,新人是个像他一样比较小的肤色挺黑的男生。看着是比较老实一人,第一印象还不错,于是他冲老大Oria歪了歪头,表示这人他看着还行所以你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喜怒无常的Oria现在明显处于心情不错的阶段:“就知道你会看他顺眼。Q,年龄比你小个两三岁,前段时间黑市闹事儿的时候Star结识的,是个流浪狙击手。我记得你有点理论经验,他正好配你。”

狙击手?!吴尧一愣,透过自己的镜片反复端详了一番Q,确定肯定以及断定这人短袖短裤露出来的四肢根本没有多余的肌肉也完全感受不到力量。戴眼镜就算了毕竟影响不大,但这样的身板能架得住狙击枪这种后坐力极大的武器🐴?吴尧猫脸懵逼。

“放心吧你又不需要狙人,”Oria随手抄起一把她从黑市捡回来的劣质蝴蝶刀转着玩儿,“人家不止狙击,其他枪械水平也厉害着呢,不然能直接塞给你这个副——嘶,这刀什么辣鸡玩意儿——你这个副手?”

不对,吴尧心里犯嘀咕,这Q应该不是流浪狙击手,流浪狙击手这个称呼怎么想都觉得不对……可能是Oria的真眼也说不定。他心里这么想着,外表看去却是了然地向Q伸出了右手,友好开口:“你好,我是你直系大哥Cat,我没啥讲究,别人都直接管我叫猫皇,以后你就跟我吃肉了哈。”

“嗯,好。”Q也伸手和吴尧握了握手,笑得特别灿烂。吴尧暗暗感受了一下Q手上实打实的茧子,面上一看,诶,还挺憨的,有点儿萌,遂摸摸下巴打定主意到:“以后叫你萌球球吧,q听起来像球,你也挺萌的。”

刚见面不到五分钟,这咋就叫上外号了呢?Q愣了一下,有丶手足无措地看向Oria。

Oria啧了一下,插入话题:“又给人瞎起名?算了,这名儿听着还行。诶,人家一直居无定所的,给安排个地儿住呗?”

石锤了,这真眼插的都不带掩饰的。吴尧心里一万个mmp,挠了挠头,一脸为难演的真实,意欲和Q保持距离。

Oria:“扯,爷帮你想,你家不是空一半儿?”

卧槽!吴尧一个白眼翻上天了,主意都打到自己家来了!

万般无奈也抵不过老大一句话,他还是认命地领着看起来十分乖巧的人形真眼Q,二话不说离开Oria的地盘儿。

Oria和Cyan这姐弟,全是狗东西!



熊晖东组织了一下语言,在手机上敲字给对面:“Q是吧?我电脑这儿能查到他确实是个流浪狙击手,字面意思上的。”

“就是流浪,人确实是居无定所,老跟黑市附近打地铺,这么明目张胆也没人搞他啊。还有照片,传你。”

“好像是个孤儿的样子?有人评价他呆萌……这评论妹子写的8?也不知道咋想的说一个杀手呆萌。枪是国内的枪。”

“没说他之前跟竹岛有没有关系?尤其是Oria和Cyan?”网线另一端的吴尧瘫在自己床上保持怀疑。

“没有,”熊晖东斩钉截铁,“所有资料都显示他是四年前在南边发家的,6月1号那天去了竹岛的关岸黑市,本来想接个悬赏的结果碰上了踢馆,还抢了Star三个人头。哎,这Star咋老被找事儿啊?”

“人竹岛第一靓仔,ctrl俱全人气高得很……所以Q只是因为背景和性格两开花呸两单纯才被Oria所看重?以橙皇黑铁般难以预测的思维和性格还真有可能。”吴尧若有所思。

在竹岛只有副手们和老大五人之间彼此知道对方的真实姓名,橙皇就是Oria,这并不重要。

“话说……”熊晖东持续敲字,“你和他现在住一块,你联系我真的没关系?”

“没关系啊我肯定是检……”吴尧一句完整的话还没打完,门外就传来了敲门声。他不慌不忙打出gg删掉联络软件的后台,打开事先准备好的b站某番界面拔掉只戴了一只的耳机去给Q开门。

Q一脸真诚地站在门外。“那个,很抱歉打扰你,”他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但我刚来竹岛,对这里还不是很了解……我平时需要做些什么吗?”

吴尧歪着头想了半天,脑子里除了“这兄弟真直”以外什么都没有,一时之间也想不出这个狙击手平时跟着他有什么意义,于是坦诚交代:“现在没有生意要谈,你平时闲的没事儿可以去靶场练练枪,你看我闲着不也只是在追番?”他向Q展示了自己的手机画面。

这回答是有点儿敷衍的,Q也不知道心里具体是个什么想法,懵懵地道谢走了。吴尧关好了门,重新躺回床上打开了联络软件。Q虽然没发现什么,但也着实打扰到他了。他不打算再和熊晖东交流更多,草草道了句告辞便想专心追番,切换程序时余光却瞥见熊晖东发了些什么。人如id,有着猫的好奇心的吴尧点了回去,熊晖东发的是一句有些莫名其妙的话:

“如果这个Q和Cyan有关系,我说的是那种关系,的话,你会不会杀了他?”

熊晖东收到的回复是一串乱码,而真的听了吴尧的话正准备出门去靶场的老实人Q听见从吴尧的屋里传来了什么东西狠狠砸在地面上的声音。

Q(摸不着头脑. jpg):“幸好这是一楼……?”

熊晖东看着乱码当场土下座谢罪:“草,错了兄弟!猫皇我错了!”



Cyan小资料:竹岛第一副手葛天青,Oria亲弟弟,专职负责搞黄色。人又高又壮也不丑,最大爱好就是搞比他瘦小的男生,有性癖。似乎被Cat单方面仇恨着。

——————————————————

淦啊这part差不多就这样吧没脸见人了淦(

占tag致歉

那个啥……就想问下有没有太太对哔了狗上单add有想法的……不一定是cp,就是add右位的那种……他真的好可爱啊(º﹃º )肤白貌美学霸型啊我可以(。

(无图说吊


还是没忍住发出来。
我不允许吃壳受的筒子们没看过这张动图!!!

不妥删。

我……我暗搓搓问一句,有太太安排船壳吗……嘿嘿嘿(º﹃º )


兄弟们分析一波……?